「 P.S聚本以稀 」

關於部落格
同人部落格,目前主打沉月。

官方信箱:polystyreneclub@gmail.com
  • 21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S 同人本: 《信中,只有你》試閱 】

 
《信中,只有你》 試閱











一開始想要跟修葉蘭互通信件,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不是為了彌補以前的缺憾,畢竟當時不願回信是出於自己意志下的選擇;更不是為了想要增進什麼兄弟情誼……至少他不會承認。總而言之若是修葉蘭哪天問他為什麼想要通信,他肯定答不上個所以然。不知道是不是修葉蘭知道哪些問題不該問,在他表態說想要通信的時候,他只楞了短短一秒鐘,隨即露出那張他或許永遠展露不出來的燦爛笑容允諾。
不過,既然分的出來哪些問題可以問、哪些不該問,那平常不要開那種會讓我生氣的玩笑不就好了嗎?
那爾西皺了皺眉,原本在批改公文的手也無意識的停下來。每次只要想起修葉蘭,他的心情就會特別的複雜又微妙。
之前給修葉蘭一個能讓雪璐記住香味的香包,好讓信件能正確的送達位置……沒想到,香味是記住了,但信還是送到了別人的手上。對象還是那個一直讓他覺得很棘手的存在——范統。
以前說到范統他就覺得有點生氣又有點莫名其妙,生氣的點是他總是講些讓人聽起來不舒服的話語,有時候結構上還會有矛盾,讓他覺得不想靠近。雖然知道他有語言傳達上的毛病可以解釋他的困惑,不過卻不能增加他對一個人的好感。後來還發現原來他思念牽掛的哥哥竟然以一種他無法理解的形式住在他身上,也就是說,以前他對范統透露出的敵意以及厭惡,他的哥哥都看到了嗎?他對這個世界的存亡是一點也不在乎,但他從來沒有想過,修葉蘭會這樣以別人的眼,看盡他所做的一切所為。
不過這些都已經過去,對他來說,後悔當初或遺憾過往是沒有意義的一件事。
現在他要面對的問題,是他抱怨恩格萊爾的數封信件被送到范統手中。他不知道為什麼范統會回他的信,也不想猜測他是用什麼心情來回覆自己的信件,他只是有些不能理解身為恩格萊爾最好的朋友,竟然沒有特別偏袒朋友或者對他生氣,而是提出很實際的建言。比如說找家人規勸,或是建議他好好跟恩格萊爾談談。
當修葉蘭透過符咒通訊器跟他表明這些回信都是范統所寫的時候,他真的非常震驚。也許,范統真的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討人厭,只是自己從來不去正視對方而已。雖然正視范統的為人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實際上的幫助,不過既然人家都已經回覆自己這麼多信件,也沒聽到什麼抱怨,是不是還是要稍微表達一下歉意或是感謝呢?
不過,要寫什麼?要怎麼寫?
在鬼牌劍衛取走了緊急公文後,他就一直無法集中精神繼續批改堆疊如山的文件。正當他感到心亂如麻的時候,他的雪璐回來了——還帶著一封信。
『啾啾。』
當雪璐開心的在自己眼前跳躍、邀功似的閃著雙眼,原本心中對牠的一絲絲怨氣也就瞬間消逝殆盡。
「你啊……」他還是漾開了笑容,可惜這難得的表情動作對雪璐來說是家常便飯,看到果乾的反應比看到主人的笑容反應還要大上數十倍。
「啾啾、啾啾!」
從最近新添購的果乾取出一片拿到寵物的面前,無奈微笑中試著享受往常的閒情逸致,他發現自己還是沒有辦法轉移對那封回信的注意力。
視線飄往白色的信紙,東方城才有的墨水透過了紙張,微微的黑色斑點讓他得知裡面並不是只是片面的一兩句話。從字型看,他也分辨的出來這封信依舊是范統親手寫的。
居然沒有打發我——這是那爾西的第一個想法。
他告訴自己不要太期待,然後有些緊張的打開了信函。

『呃……我真的在回你信之前有很認真的考慮過要不要回的,可是你家的鳥都飛到我家了,怎麼樣也不肯走,我想說稍微回一下也沒關係……你那麼聰明,應該從字跡會發現那不是你要寄的對象。後來信件還是接二連三的來才讓我發現那個決定是個錯誤,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你寫在信上的東西我不會說出去。』

原來只是來解釋兼道歉。
那爾西忽略掉心中浮起的那一點點的失落感,一邊將信折回原狀,並和之前的信收在同一個資料夾中。
充滿驚嚇的夜晚,就在憶念著那段意外地來回通信中畫下了句點。



距離最後一次和那爾西通信已經過了半個月,范統覺得對方沒有回音也是正常的,反正之後的事情他也多多少少從月退跟修葉蘭口中得知了八九成,跟有沒有直接跟本人詢問是相差不到哪裡去結果。
修葉蘭被扣了整整一個半月的薪水,還縮短了所有報告書的繳交期限才總算是讓那爾西消氣。這讓范統覺得,這樣的懲罰是不是也太重了一點?
畢竟這次的事情我也算是有攪和在其中嘛……全部讓暉侍擔好像也說不太過去。
不過范統想歸想,現在他也不可能再用通信的方式跟那爾西商量減輕懲罰,一來他沒有養鳥,二來他沒有對方的符咒通訊器資料。雖然想要拿到資料應該不難,不過那爾西好像還是很不擅長翻譯自己的反話,主動打給他的話說不定他會以為要加重懲罰,那樣就不好了。
「嗯?不用啦!就算我最後流落接頭,像我這樣天生麗質不管在哪裡都會有人願意養我的,而且我還有珞侍,他絕對不會棄我於不顧,范統你不用這麼擔心啦!不過你還是第一次這麼關心我呢,天要下紅雨了嗎哈哈哈——」
暉侍在聽了范統提出幫忙傳遞信紙給那爾西,看能不能減輕一點懲罰的提議後,心情愉快的如此表示。
為什麼我覺得你被罰的很開心的樣子?還有一種䍛中老手的感覺,難道真的是我擔心太多了嗎?
「這還不都是我設計你,害我有種單獨坦承他的感覺,而且他又不能獎勵我只能獎勵你,我當然也會覺得心裡過意不去啊!」
「這怎麼會是聯手欺騙?我不是早就解釋過這是個美麗的意外了嗎?怎麼連范統你也不相信我,我的玻璃心都碎了一地……」
剛剛還很開心,現在又碎一地,你的玻璃心到底是怎樣!
「暉侍你夠了!而且我不是早就親口承認我是故意擺在桌面的嗎!」
抽屜的反話居然是桌面,而且我跟你顛倒了!詛咒你一定要這樣弄的好像我才是幕後主手嗎?這一切的陰謀完全不是我策劃的,我也是被矇在鼓裡的那一個啊!噢……好吧,雖然一開始我就知道那是那爾西寄錯的信件,而繼續寄回去的我沒有表明身份也是有點不對,但是、但是——
「有這回事嗎啊哈哈哈哈——范統你可能睡昏頭搞錯了吧!這種事情就不要太在意了,要在意的是我沒有錢請你吃飯,而且還有可能會去找你借錢啊!」
「你又要還錢!不是早就說過不要一直還我錢了嗎?我賺的錢又很多,借你會綽綽有餘,不要一直還!」
「哇喔!范統你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是不是因為你覺得有點愧疚所以就對我坦承其實你很有錢的事實?」
不是——!你又順著我的反話跟我開玩笑!我是說你又要借錢,我賺的錢又不多,借你會空空如也,不要一直借!而且你根本忘了我負債累累嗎?
「現在看不到你的表情,真是有點可惜,那可是我眾多娛樂中排名很前面的樂趣呢!好吧,你不願意借我就算了,你對我的虧欠感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我懂了,我什麼都懂了。」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而且你的語氣變化太快了!
「……不、不好吧!這次特殊一點還你一些好了,不要還太多啊!」
「還是范統你最好了~我不會借太多的,那就先這樣啦!音侍插撥~改天見!」
如果你之後每次來見我就是要來借錢的話,那我要帶著噗哈哈哈去沉月祭壇避難,應付你很麻煩。
收起手中的通訊器,肚子也餓了,本來想要今天去餐館吃點什麼好料的,但是念在過沒幾天可能暉侍就會跑來借錢的份上,現在還是能省則省。無奈帶著換取回來的公家糧食的同時,范統不禁感到有點淒涼。
啊啊……都已經回來好一陣子了,而且不管是東方城還是西方城的高層人士我都有認識,好像應該是要生活得如魚得水……是我個性太老實嗎?不過招謠撞騙這種事情我也做不出來。唉,想這些做什麼,還是乖乖吃我的公家糧食……
正當范統吃到有點食不知味的時候,有點熟悉的振翅聲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轉過頭去,那隻被他用公家糧食餵得很高興的白胖鳥正準備降在他平常寫回信的桌上。
「啾啾!」
……為什麼又來了?
這是那爾西的鳥對吧?
那爾西的鳥為什麼又飛來我這裡?
我這裡已經沒有香包了啊他是用什麼東西分辨我家的位置的?我手中的這份公家糧食嗎!
「啾啾、咕咕啾。」
是怎樣?餓了嗎?是沒看到我也在吃不能安靜一點讓我吃完嗎——
心中抱怨了一下,不過肚子已經不餓了,手中那份讓范統覺得好像在嚼蠟一樣的東西也不怎麼想再吃下去,最後他決定將剩下的份餵給笨笨的白鳥吃。一邊思考著『胖鳥應該不介意吃我的口水吧』這種沒什麼營養的問題,一邊猜測這次寄來是回信還是又有什麼意外發生。要是這次再寄錯,范統決定只要回八個字『我是范統,你寄錯了』避免同樣尷尬的錯誤再次發生。
帶著困惑打開信紙,看得有點熟悉的文字跳入視線中。

『你是誰?』

……
有夠簡潔的。
因為怕再寄到不正確的收件人手中,所以就先打了預防針嗎?
可是一般人收到這種像是惡作劇信件根本連回都不會想回吧!噢,就算有你這隻趕也趕不走的胖鳥在這裡,可能會覺得要養飼料的花費太高多少回你幾個字吧。但是這樣有意義嗎?要是不認識的人抓了這隻胖鳥烤來吃了怎麼辦?這鳥怎麼看也比公家糧食好吃一百倍啊!
范統面對這封簡潔有力直達重心的信函感到無比的無力,不過也對自己的腦袋感到不知道要說什麼好,會對人家送信的鳥烤來吃的美味程度如何根本已經不是正常人會想的事情了。拋下剛剛的思緒,他決定重新面對這封信。
所以……現在我只要簽上自己的大名就可以過關了嗎?是這樣嗎?不然到底要回什麼?文不對題感覺也很不禮貌啊!可是難得有機會再看到這隻鳥,還是要把握一下機會試著跟那爾西溝通看看暉侍的事情比較好?
他思考了一陣,最後他仍然決定寫上關於懲罰是否能減輕一些的求情,最後附上自己的名字就算了結這件事情。

『你的信來的正好,雖然我不清楚是不是收信人又出了什麼問題。不過我想之前的事件暉侍他其實也不是有惡意,公家糧食又真的挺難吃的,還要再吃一個月肯定很痛苦。我想我也沒立場跟你商量什麼,不過還是希望能以勞力代替扣押下個月薪水,不然未來他又要到處跟人借錢,也蠻可憐的。 范統』

看了幾遍,范統覺得沒有很滿意,不過又想不出更好的表達方式,他終究還是將信件寄出了。















直到白色的身軀逐漸變成黑點消失在天空的某一處,范統想著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看到這隻鳥,雖然他沒有寫信的嗜好,不過這樣來來往往幾次,他竟然也開始覺得有點習慣,甚至覺得能體會到一點點趣味。不過基於跟那爾西沒有很熟、寫信又花時間又麻煩的前提下,他很快的又覺得鳥不要再來比較好了。
而三天兩頭跑來家裡找自己的月退,也是被分散注意力的最大源頭。

「范統……你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來聖西羅宮找我玩了耶……你之前說大家不歡迎你的事情,我很認真的想過了。只要我偷偷把你帶進去,不讓其他人知道,就算撞見了他們也不能說什麼,反正你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
月退垂下眼眸,看起來可憐兮兮的,像隻被拋棄的小狗淚眼汪汪。
「等兩下啦日進!我覺得你搞對問題的方向啊!所謂大家太歡迎我,不就是因為太喜歡我、見到我都會很興奮才導致的嗎?而且會邀我入宮的也只有你,所以說……」
「所以說,到底是誰?」
喔喔喔喔喔——月退你不要這樣突然爆出殺氣啊!身為小小東方城新生居民的我雖然有灰黑色流蘇但是站在你面前還是像隻螞蟻一樣會被你一捏就爆!月退你快點冷靜下來,我們坐下好好品個茶、促膝長談不好嗎——
「呃……這很好解釋啦!我們要談這個,今天晚餐要吃什麼好?」
「午餐嗎?嗯……我想吃麵,可以用筷子。」
「為了用筷子吐東西特地選麵?吃飯也不可以用筷子啊。」
「真不愧是范統,一下就點出盲點!好,你想吃飯我們就吃飯,你想吃哪一家?」
為什麼月退你的話在我耳裡聽起來像是:『原來范統想吃飯,真不愧是飯桶!』呢?幸好我跟你很熟,知道你沒有這個意思……
「都不可以,你自己選一家吐吧。」
對於月退的天真,范統有的時候其實挺感謝的,很容易轉話題對他來說是求之不得的。不過,相較之下每次這樣逃避問題,他的良心偶爾也會刺痛一下下。
其實也不是不能跟月退去一下西方城啦……之前就已經說好了會固定去他那邊住幾天,只是、只是……不太喜歡有的時候路過矮子,他會趁機罵下屬「你這個飯桶」、也不太喜歡別人投來的刺人眼光,更不喜歡的是,回來之後還要收到那爾西寄來的皇宮住宿費……啊、現在還會寄嗎?要寄能不能用他家那隻鳥寄?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機率會寄丟啊!雖然我沒有要繳錢的意思,可是收到那種東西還是完全高興不起來啊!根本充滿濃濃的排斥。
「范統、范統?你有在聽嗎?」
吃飯的時間總是特別的容易恍神,月退呼喚自己的聲音,總算進入腦袋,他趕緊出聲。
「沒有。」
「呃、這樣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這很重要,你繼續說。」
「喔……我是說,那爾西有跟我說可以帶你去,這樣有比較好嗎?現在不只是我希望你去而已了。」
喔,是喔,那爾西說……咦!?等等、你說那爾西?那個我認識的那爾西嗎!?不對,整個聖西羅宮也就那麼一個那爾西,所以真的是他嗎?可是,為什麼?
「我能不能答為什麼?」
月退呆了一下,以失神的表回答:「因為這樣我就會乖乖待在宮裡……」
喂——!你們西方城是怎麼回事!?只要皇帝願意待在宮裡就好了嗎?只要這樣就心滿意足了嗎?雖然我知道月退不擅長處理政事,而且一坐在椅子上就了無生氣的樣子的確很讓人無奈,但是已經委曲求全成這樣了嗎?
「那我要你坐在辦公桌改私文嗎?」
「不要!我們可以寫毛筆字啊!我、我好久沒去學校上課,都快忘了東方城文字怎麼寫,范統你幫我複習!」
這種簡單的謊言根本難不倒我,輕輕一戳就破了。
「記得怎麼寫?所以你現在記了很多東方城文字嗎?」
西方城,謝謝。
「!!!」
看你的表情是沒學會幾個字吧,而且平常你寫信給我也沒發現有什麼障礙啊。你根本只是不想改公文,才提出這種莫名其妙的提議……
「不然我們可以一起學?啊!我都忘了你看得懂西方城文字,教我、教我嘛!」
「你高興就好……」
對於拉住自己雙臂,看起來緊張兮兮的月退,像是深怕自己堅持要改公文的提議,范統已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才好。總之還是先順著他的意思,比較輕鬆。
當范統再次做出留給以後的自己煩惱的決定之後,便跟月退約時間去了。



隔天,范統收到了一枚香包附加一張『放在通風處』的紙條。

……
要做什麼?
那爾西你給我這個香包是要做什麼?
難不成、難不成是要我保持跟你通信的意思嗎!?
我們是可以聊什麼喔喔喔喔喔喔!你不覺得這個插曲過了就好了嗎難道我們要繼續圍繞月退的話題一直寄來寄去?我是你的人生開導師嗎?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要我誰來告訴我為什麼——
不過他再怎麼糾結,對方也聽不到也感受不到,他也只能接受。
特地郵寄來家裡的香包,最後被塞在抽屜的某一處,反正只要那隻鳥聞得到味道即可,他覺得有沒有放置在通風處根本不是重點。
而且,范統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希望白鳥正確飛來,還是飛到人家家裡去。
如果月退的事情真的令那爾西非常困擾,自己也能幫的上什麼忙的話,那他是不介意花時間來寫信的。但是要聊其他事情的話,他覺得光想回信的內容他的腦汁一定會像要被榨乾一樣。

收到香包後,范統困擾了一個早上,當他中午吃飯的時候看到白鳥又飛到自己眼前啾啾的時候,他已經完全不會感到驚訝了。
因為信件沒送錯地方,所以困擾變成了煩惱。

『恩格萊爾又去東方城找你了。他昨天跟我說你要來的日期,總之不要讓他在宮裡鬧的太過分,你要待多久都可以。』

噢。
我已經晉級成要待多久都可以的特優級會員了嗎?
我忽然覺得,那爾西你其實沒有像暉侍講的那麼冰山,根本快要跟月退一樣好拐了啊!我們才互相寄過幾次?我也只是給你一些感覺有點中肯,但是你都沒接受的建議罷了。所以你到底是為什麼想要跟我繼續通信,還讓這個原本你要收取住宿費的人擁有長期住宿皇宮的權力……?
范統覺得,他完全猜不透那爾西的心思,心中的腹腓自然是不會停止的。
既然通信你覺得比較不尷尬,那你為什麼不月退互通信件呢?反正我看月退也很樂在其中,你們互寄的話既不用看到對方的表情,也會因為這是信,應該會比較老實的把想法寫在上面,不是嗎?這樣說不定可以解決彼此的困擾?
咦、等等,我為什麼要幫那爾西想辦法?這明明不關我的事,這根本是你們西方城的內部嫌隙,不需要我這個東方城的小小市民插手。還是你們自己解決就好,我衷心祝福你們,嗯。
想是這樣想,信還是要回,反正眼不見為淨就可以假裝忘記煩惱。
現在月退在忙著要迎接他去聖西羅宮的事情沒空來找他、暉侍因為沒錢只好努力工作賺外快、噗哈哈哈在睡覺沒叫他去練功、珞侍最近好像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好一陣子沒有聯繫他到神王殿去實驗看看他們的詛咒研究會的結果,人生忽然安靜了下來,范統突然覺得有一些不習慣,不過也相當樂在其中。
整個下午的時間是空著的,還沒想好要做什麼之前,他只好跟白鳥大眼瞪小眼。
到底要回什麼啊?之前寫在信裡面的東西他也沒有回,逕自跟我說要管好月退是哪招?所以我也可以只回我想講的事情,是這樣嗎?那我要建議你去跟月退寫信不要再寄來了喔?
提起毛筆的右手停在空中許久,卻還是不知道該怎麼下筆。心中百感交集,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遇上這種事情。
某天莫名其妙收到一封信,還是寄錯的,自己也不明所以的回了內容,接著又收到信,又回,最後釐清誤會之後,自己變成了固定的筆友?而且似乎沒有機會表明自己有沒有意願,就這樣被定案了。我到底……?

『承蒙你的退讓,我會盡可能的照你的希望讓他乖乖待著。』

這樣會不會太嗆啊?還是寫得委婉一點好了,住宿什麼的就不要繼續糾結了……

『頂多住兩三天吧,我還要去接我的武器回來,住太久他也會生氣的。至於月退的事情我會盡可能的幫忙,不造成你的困擾。』

這樣就可以了吧!可以了吧!反正我玩我的,你改你的公文,我們互不打擾、互不干涉,井水不犯河水,就這樣吧。
范統把信紙折一折,遞到白胖鳥的嘴巴前。
「啾啾?」
啾什麼啾,快回去啊!
「咕咕咕啾啾?」
雪璐歪著頭,看起來很困惑的樣子,自己跳跳跳到原本裝著公家糧食的容器旁邊。這下范統才終於明白自己忘了什麼事情。
喔,原來是我忘了付工資。可是我現在沒有東西支付耶……不能先賒著嗎?
「啾啾……」
好啦、好啦!我出去幫你領一份就是了嘛!幹麼用那麼傷心的表情看著我,又不是我逼你寄的……
送走了越來越圓潤的鳥兒之後,范統也開始準備行李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路線相同的緣故,雪璐越飛越熟,早上才寄出的信,還不到晚餐時間就收到回信了。
  但是今天要處理的公文不知為何特別多,所以他稍微餵食一下心愛的寵物,又開始埋頭辦公。等他回過神,卻早就已經過了用餐時間,回信也被他忘了一乾二淨。
  嘆了口氣,閉上酸澀的雙眼,並試著放鬆身體來減緩久坐不動的疼痛。胃有一點疼,於是他請人送來一客份量不多的宵夜,用畢便吞了胃藥。
  皇帝真的不好當。
  這是他變成代理皇帝以來一直親身體會到的一件事。
  由於人事大洗牌,他除了處理一些下面的人呈上來的問題報告以外,還要移出時間來選新的適合人選,另外偶爾還會被恩格萊爾帶去東方城參加什麼反話詛咒研究會之類的東西,他常常覺得皇帝需要一天七十二小時才有辦法幸福又快樂的活下去。
  當然,是在沒有長老的情況下。
  有長老的話,一天三個小時就夠了,那樣的生活簡直生不如死。
  他決定把信件留到明天早上再看,一來是他的身體無法負荷,被噬魂之光攻擊造成他的氣血大失,到現在還是常常躺床,造成進度的落後。二來則是打開信件之後他就會一直反覆思考信件的內容,包括建議的可行性、實行的話會遇見什麼樣的情況、能夠用什麼方法解決等等,以及下次回信的內容。他覺得在這種身體需要休憩的現在,還是先好好休息,等明天恢復精神之後再打開閱讀。
  他強制壓下心中的好奇,盥洗之後便就寢。
  
  隔日,那爾西雖然沒有覺得神清氣爽,但也比昨天晚上的身體狀況好上許多。早餐用畢,他回到每天耗時好幾個小時的位置上,叫人去找找看恩格萊爾有沒有進宮,接著批改起新堆疊上來的文件。
  他比誰都希望恩格萊爾好好待在屬於他的皇帝位置上,卻也比誰都瞭解恩格萊爾有多麼不想當一名皇帝。同時,也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和恩格萊爾是多麼不適合同處一室。
  他的命是欠他的,所以現在無怨無悔的幫他辦公,領取少少的薪水,他是沒有意見;但是他很難說服自己接受連正式場合都是他這個替身上場。雖然臣子都覺得由他來出場,氣魄會特別的不一樣,塑造的少帝高高在上的權威感,連恩格萊爾也覺得這樣很好,這讓他不禁開始有點迷惑自己的地位。
  對他而言,所謂代理皇帝,就是在皇帝背後做事;是皇帝的影子;是皇帝的第二雙手。他可以接受所有的事情都被當作是恩格萊爾自己處理的,卻一直無法接受代理代到要自己上檯面來撐場面。
  也許是我太龜毛求疵了吧,那爾西想。
  范統在收到自己接連而來的抱怨,也曾經勸戒過自己不是嗎?
  
  『他好不容易才從一直忍受、壓抑的個性變成比較會為了自己的快樂著想,你就當作看他開心就好,自己也會比較高興啊。』
  
  『你的希望未必是他的希望。』
  
  那爾西閉上眼,腦中很輕易的就會自動浮出從前信函的內容。就像以前看完修葉蘭的信一樣。
  事實上,他不知道這該稱為癖好還是習慣或是天性,他總是會把手中的信件反覆讀過好幾次,直到腦中完全一字不露的記下以後,他才停止動作。當然,他偶爾還是會拿出信函再看一次。
  他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只是覺得這樣就能更貼近對方的想法一點
  ,就算只有一步的距離也好,他總是希望能和自己重視的人減短距離……雖然他嘴上不會這麼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